首页 > 都市小说 > 斗破:开局拍卖青莲地心火 > 第694章 血灵子的狡诈

第694章 血灵子的狡诈(1/1)

目录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

全网书籍最多,永久免费无广告!

好书推荐:

第694章 血灵子的狡诈

然而就在血灵子以为这卷风雨咒是自己的同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只见四楼的某个包厢里传来一句冷冰冰的声音,旋即价格便是直接被提升到五亿灵晶。

当听到这个价格后,血灵子也是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瞳孔瞪得老大,盯着四楼所在的位置,大声问道:

“阁下你这般作为,岂不是犹如你自己的名讳,我们都在这里竞争完事了,你在这里横插一杠子,岂不是在说你不懂礼数?”

四楼的包厢里,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优雅的放下手中的酒杯,淡漠的说道:“本座何时要在意你们的心情呀?本座乃是一介灵品天至尊,想要什么也只是动动手指头而已,你们若是不想陨落,就给我滚开。”

听到这句话后,血神子的表情明显发生了一丝变化,没想到这个老不死的竟然是一名灵品境界的天至尊。

怪不得会如此的猖狂,不过别忘了,这里可是登天阁,就算他的灵魂力量极强,想要探查到自己的身份,无疑不是自讨苦吃。

所以说,无论如何,他也不可能就这般服软,就算打不过,使使绊子也可以呀。

“老不死的你灵品天至尊就很拽吗?本座可是一代仙品天至尊,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老老实实的给我让出来!”

闻听此言,这名老者的表情明显发生了变化,整个人连忙站起身子瞳孔骤然缩小。

仙品天至尊……

他明明记得这里没有仙品天至尊,可为何这个家伙居然说出这样的话,莫非是在这里调侃自己不成?

在他的灵魂探之下,却是感觉到有一股强横的能量抵挡住自己,甚至他的灵魂也被受到了重创。

整个人噔噔噔的向后倒退了两步,汗水直流的同时,一口殷红的血液喷涌而出,足以说明想要在这里探查别人的身份,无疑不是自寻死路。

“该死的禁制…”

老者擦干嘴角处的血液,瞪着眼睛道:“好,很好,很好啊,老夫倒想看一看你这位仙品天至尊到底有什么名堂,拍卖会结束以后,老夫自然会在登天阁外等你,你若是不来,老夫就算是调查的天南海角,也要将你这个家伙彻底的斩灭。”

血神族的众位强者都被吓得瑟瑟发抖,族长大人还真是什么都敢吹牛呢,竟然直接说出自己是仙品天至尊境界,这是这不是在吹牛皮吗?

若是被对方知道自己在吹牛的话,那岂不是要大军压境了吗?

然而血灵子确实不在意这件事情,他哪知道自己会是谁呢?虽然他并不想得罪灵品天至尊境界的强者,但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,况且就算得罪了,那又如何?

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,就算他在面前辱骂对方的家人,恐怕他也找不到是谁吧。

这便是血灵子的一种手段,想要让自己交出这东西,不可能就算得不到也要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能得到,这便是他的想法。

“老不死的,你有种你就花更高的价格拍卖呀,我出六亿灵晶,你若是没有钱了,就赶紧给我滚,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!”

此话一出,许多人也是放下手中的动作,同时看着两个包厢,这可是不多得的好戏,自然也是不愿意就这么错过。

这名灵品天至尊巅峰强者也是被气的咬牙切齿,当即一巴掌拍在桌上道:“谁,你是谁,有种自曝名讳,否则,老夫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血灵子眼睛一转道:“听到了,老夫乃是仙品天至尊强者,李秋凤,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,不然,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“李秋凤?”

灵品天至尊愣了愣神,旋即大声叱喝道:“你特么放屁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叫李秋凤的仙品天至尊,你在这里糊弄傻子呢?”

“呦呵,让你发现了,怎么着,你还不服啊?”

这林子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看来这个老家伙不是个傻子嘛,随便说一个名字他都能想起来的话,那该说不说,这个老家伙的脑子确实是不管用的。

不过就是这样的话,也是令这名灵品天至尊强者气得浑身颤抖。

他身为一代巅峰强者,今日竟然会被一个小辈如此侮辱,这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接受吧。

“好啊,我倒想看一看你身后有何实力,但这一次拍卖会结束以后,老夫定然将你抽筋拔骨!”

“哼!”

随着他的放弃,这卷风语咒也是成功的落在了血神族族长血灵子的手中,但是血灵子却是依旧不慌不忙,若是在以前拍卖会上的话,他或许不会这般嚣张,但可别忘了这里可是登天阁呀。

登天阁内任何人都不准窥探别人的身份以及隐私,而血灵子就恰恰利用这个空隙对待那些人。

雅妃用力的敲响手中的拍卖锤,宣布这卷风雨咒的归属者。

第四件拍品是一件武器,那是一个类似于长枪一样的武器,长枪表面,黑色纹路密布其上,能量宛如水波一般,不住的流淌着,黑气袅袅升起,将之印衬得颇具几分阴森气息。

让人见到了,也是有一种被剥离体内灵力的感觉。

“这是,高阶圣物武器?”

其中一名强者看出这把武器的等级,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缩,没想到登天阁第四件拍品竟然是一把高阶圣物武器,那可是仅次于准绝世圣物武器的存在呀。

这种武器哪怕是灵品天至尊都不一定能够拥有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,高阶圣物武器之上就已经算得上是极为珍贵的存在了,能够得到无疑不是痴人说梦。

如今看到登天阁拿出来进行拍卖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深深的的骇然之色。

不愧是登天阁,果然名不虚传啊。

雅妃轻声介绍道:“此物名为魔灵枪,一把名副其实的高阶圣物武器,这把武器无论是等级,还是说品阶,在整个大千世界,都可以说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。”

此话一出,许多人也是放下手中的动作,同时看着两个包厢,这可是不多得的好戏,自然也是不愿意就这么错过。

这名灵品天至尊巅峰强者也是被气的咬牙切齿,当即一巴掌拍在桌上道:“谁,你是谁,有种自曝名讳,否则,老夫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血灵子眼睛一转道:“听到了,老夫乃是仙品天至尊强者,李秋凤,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,不然,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“李秋凤?”

灵品天至尊愣了愣神,旋即大声叱喝道:“你特么放屁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叫李秋凤的仙品天至尊,你在这里糊弄傻子呢?”

“呦呵,让你发现了,怎么着,你还不服啊?”

这林子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看来这个老家伙不是个傻子嘛,随便说一个名字他都能想起来的话,那该说不说,这个老家伙的脑子确实是不管用的。

不过就是这样的话,也是令这名灵品天至尊强者气得浑身颤抖。

他身为一代巅峰强者,今日竟然会被一个小辈如此侮辱,这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接受吧。

“好啊,我倒想看一看你身后有何实力,但这一次拍卖会结束以后,老夫定然将你抽筋拔骨!”

“哼!”

随着他的放弃,这卷风语咒也是成功的落在了血神族族长血灵子的手中,但是血灵子却是依旧不慌不忙,若是在以前拍卖会上的话,他或许不会这般嚣张,但可别忘了这里可是登天阁呀。

登天阁内任何人都不准窥探别人的身份以及隐私,而血灵子就恰恰利用这个空隙对待那些人。

雅妃用力的敲响手中的拍卖锤,宣布这卷风雨咒的归属者。

第四件拍品是一件武器,那是一个类似于长枪一样的武器,长枪表面,黑色纹路密布其上,能量宛如水波一般,不住的流淌着,黑气袅袅升起,将之印衬得颇具几分阴森气息。

让人见到了,也是有一种被剥离体内灵力的感觉。

“这是,高阶圣物武器?”

其中一名强者看出这把武器的等级,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缩,没想到登天阁第四件拍品竟然是一把高阶圣物武器,那可是仅次于准绝世圣物武器的存在呀。

这种武器哪怕是灵品天至尊都不一定能够拥有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,高阶圣物武器之上就已经算得上是极为珍贵的存在了,能够得到无疑不是痴人说梦。

如今看到登天阁拿出来进行拍卖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深深的的骇然之色。

不愧是登天阁,果然名不虚传啊。

雅妃轻声介绍道:“此物名为魔灵枪,一把名副其实的高阶圣物武器,这把武器无论是等级,还是说品阶,在整个大千世界,都可以说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。”

此话一出,许多人也是放下手中的动作,同时看着两个包厢,这可是不多得的好戏,自然也是不愿意就这么错过。

这名灵品天至尊巅峰强者也是被气的咬牙切齿,当即一巴掌拍在桌上道:“谁,你是谁,有种自曝名讳,否则,老夫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血灵子眼睛一转道:“听到了,老夫乃是仙品天至尊强者,李秋凤,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,不然,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“李秋凤?”

灵品天至尊愣了愣神,旋即大声叱喝道:“你特么放屁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叫李秋凤的仙品天至尊,你在这里糊弄傻子呢?”

“呦呵,让你发现了,怎么着,你还不服啊?”

这林子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看来这个老家伙不是个傻子嘛,随便说一个名字他都能想起来的话,那该说不说,这个老家伙的脑子确实是不管用的。

不过就是这样的话,也是令这名灵品天至尊强者气得浑身颤抖。

他身为一代巅峰强者,今日竟然会被一个小辈如此侮辱,这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接受吧。

“好啊,我倒想看一看你身后有何实力,但这一次拍卖会结束以后,老夫定然将你抽筋拔骨!”

“哼!”

随着他的放弃,这卷风语咒也是成功的落在了血神族族长血灵子的手中,但是血灵子却是依旧不慌不忙,若是在以前拍卖会上的话,他或许不会这般嚣张,但可别忘了这里可是登天阁呀。

登天阁内任何人都不准窥探别人的身份以及隐私,而血灵子就恰恰利用这个空隙对待那些人。

雅妃用力的敲响手中的拍卖锤,宣布这卷风雨咒的归属者。

第四件拍品是一件武器,那是一个类似于长枪一样的武器,长枪表面,黑色纹路密布其上,能量宛如水波一般,不住的流淌着,黑气袅袅升起,将之印衬得颇具几分阴森气息。

让人见到了,也是有一种被剥离体内灵力的感觉。

“这是,高阶圣物武器?”

其中一名强者看出这把武器的等级,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缩,没想到登天阁第四件拍品竟然是一把高阶圣物武器,那可是仅次于准绝世圣物武器的存在呀。

这种武器哪怕是灵品天至尊都不一定能够拥有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,高阶圣物武器之上就已经算得上是极为珍贵的存在了,能够得到无疑不是痴人说梦。

如今看到登天阁拿出来进行拍卖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深深的的骇然之色。

不愧是登天阁,果然名不虚传啊。

雅妃轻声介绍道:“此物名为魔灵枪,一把名副其实的高阶圣物武器,这把武器无论是等级,还是说品阶,在整个大千世界,都可以说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。”

此话一出,许多人也是放下手中的动作,同时看着两个包厢,这可是不多得的好戏,自然也是不愿意就这么错过。

这名灵品天至尊巅峰强者也是被气的咬牙切齿,当即一巴掌拍在桌上道:“谁,你是谁,有种自曝名讳,否则,老夫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血灵子眼睛一转道:“听到了,老夫乃是仙品天至尊强者,李秋凤,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,不然,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“李秋凤?”

灵品天至尊愣了愣神,旋即大声叱喝道:“你特么放屁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叫李秋凤的仙品天至尊,你在这里糊弄傻子呢?”

“呦呵,让你发现了,怎么着,你还不服啊?”

这林子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看来这个老家伙不是个傻子嘛,随便说一个名字他都能想起来的话,那该说不说,这个老家伙的脑子确实是不管用的。

不过就是这样的话,也是令这名灵品天至尊强者气得浑身颤抖。

他身为一代巅峰强者,今日竟然会被一个小辈如此侮辱,这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接受吧。

“好啊,我倒想看一看你身后有何实力,但这一次拍卖会结束以后,老夫定然将你抽筋拔骨!”

“哼!”

随着他的放弃,这卷风语咒也是成功的落在了血神族族长血灵子的手中,但是血灵子却是依旧不慌不忙,若是在以前拍卖会上的话,他或许不会这般嚣张,但可别忘了这里可是登天阁呀。

登天阁内任何人都不准窥探别人的身份以及隐私,而血灵子就恰恰利用这个空隙对待那些人。

雅妃用力的敲响手中的拍卖锤,宣布这卷风雨咒的归属者。

第四件拍品是一件武器,那是一个类似于长枪一样的武器,长枪表面,黑色纹路密布其上,能量宛如水波一般,不住的流淌着,黑气袅袅升起,将之印衬得颇具几分阴森气息。

让人见到了,也是有一种被剥离体内灵力的感觉。

“这是,高阶圣物武器?”

其中一名强者看出这把武器的等级,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缩,没想到登天阁第四件拍品竟然是一把高阶圣物武器,那可是仅次于准绝世圣物武器的存在呀。

这种武器哪怕是灵品天至尊都不一定能够拥有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,高阶圣物武器之上就已经算得上是极为珍贵的存在了,能够得到无疑不是痴人说梦。

如今看到登天阁拿出来进行拍卖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深深的的骇然之色。

不愧是登天阁,果然名不虚传啊。

雅妃轻声介绍道:“此物名为魔灵枪,一把名副其实的高阶圣物武器,这把武器无论是等级,还是说品阶,在整个大千世界,都可以说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。”

此话一出,许多人也是放下手中的动作,同时看着两个包厢,这可是不多得的好戏,自然也是不愿意就这么错过。

这名灵品天至尊巅峰强者也是被气的咬牙切齿,当即一巴掌拍在桌上道:“谁,你是谁,有种自曝名讳,否则,老夫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血灵子眼睛一转道:“听到了,老夫乃是仙品天至尊强者,李秋凤,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,不然,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“李秋凤?”

灵品天至尊愣了愣神,旋即大声叱喝道:“你特么放屁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叫李秋凤的仙品天至尊,你在这里糊弄傻子呢?”

“呦呵,让你发现了,怎么着,你还不服啊?”

这林子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看来这个老家伙不是个傻子嘛,随便说一个名字他都能想起来的话,那该说不说,这个老家伙的脑子确实是不管用的。

不过就是这样的话,也是令这名灵品天至尊强者气得浑身颤抖。

他身为一代巅峰强者,今日竟然会被一个小辈如此侮辱,这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接受吧。

“好啊,我倒想看一看你身后有何实力,但这一次拍卖会结束以后,老夫定然将你抽筋拔骨!”

“哼!”

随着他的放弃,这卷风语咒也是成功的落在了血神族族长血灵子的手中,但是血灵子却是依旧不慌不忙,若是在以前拍卖会上的话,他或许不会这般嚣张,但可别忘了这里可是登天阁呀。

登天阁内任何人都不准窥探别人的身份以及隐私,而血灵子就恰恰利用这个空隙对待那些人。

雅妃用力的敲响手中的拍卖锤,宣布这卷风雨咒的归属者。

第四件拍品是一件武器,那是一个类似于长枪一样的武器,长枪表面,黑色纹路密布其上,能量宛如水波一般,不住的流淌着,黑气袅袅升起,将之印衬得颇具几分阴森气息。

让人见到了,也是有一种被剥离体内灵力的感觉。

“这是,高阶圣物武器?”

其中一名强者看出这把武器的等级,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缩,没想到登天阁第四件拍品竟然是一把高阶圣物武器,那可是仅次于准绝世圣物武器的存在呀。

这种武器哪怕是灵品天至尊都不一定能够拥有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,高阶圣物武器之上就已经算得上是极为珍贵的存在了,能够得到无疑不是痴人说梦。

如今看到登天阁拿出来进行拍卖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深深的的骇然之色。

不愧是登天阁,果然名不虚传啊。

雅妃轻声介绍道:“此物名为魔灵枪,一把名副其实的高阶圣物武器,这把武器无论是等级,还是说品阶,在整个大千世界,都可以说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。”

此话一出,许多人也是放下手中的动作,同时看着两个包厢,这可是不多得的好戏,自然也是不愿意就这么错过。

这名灵品天至尊巅峰强者也是被气的咬牙切齿,当即一巴掌拍在桌上道:“谁,你是谁,有种自曝名讳,否则,老夫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血灵子眼睛一转道:“听到了,老夫乃是仙品天至尊强者,李秋凤,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,不然,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“李秋凤?”

灵品天至尊愣了愣神,旋即大声叱喝道:“你特么放屁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叫李秋凤的仙品天至尊,你在这里糊弄傻子呢?”

“呦呵,让你发现了,怎么着,你还不服啊?”

这林子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看来这个老家伙不是个傻子嘛,随便说一个名字他都能想起来的话,那该说不说,这个老家伙的脑子确实是不管用的。

不过就是这样的话,也是令这名灵品天至尊强者气得浑身颤抖。

他身为一代巅峰强者,今日竟然会被一个小辈如此侮辱,这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接受吧。

“好啊,我倒想看一看你身后有何实力,但这一次拍卖会结束以后,老夫定然将你抽筋拔骨!”

“哼!”

随着他的放弃,这卷风语咒也是成功的落在了血神族族长血灵子的手中,但是血灵子却是依旧不慌不忙,若是在以前拍卖会上的话,他或许不会这般嚣张,但可别忘了这里可是登天阁呀。

登天阁内任何人都不准窥探别人的身份以及隐私,而血灵子就恰恰利用这个空隙对待那些人。

雅妃用力的敲响手中的拍卖锤,宣布这卷风雨咒的归属者。

第四件拍品是一件武器,那是一个类似于长枪一样的武器,长枪表面,黑色纹路密布其上,能量宛如水波一般,不住的流淌着,黑气袅袅升起,将之印衬得颇具几分阴森气息。

让人见到了,也是有一种被剥离体内灵力的感觉。

“这是,高阶圣物武器?”

其中一名强者看出这把武器的等级,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缩,没想到登天阁第四件拍品竟然是一把高阶圣物武器,那可是仅次于准绝世圣物武器的存在呀。

这种武器哪怕是灵品天至尊都不一定能够拥有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,高阶圣物武器之上就已经算得上是极为珍贵的存在了,能够得到无疑不是痴人说梦。

如今看到登天阁拿出来进行拍卖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深深的的骇然之色。

不愧是登天阁,果然名不虚传啊。

雅妃轻声介绍道:“此物名为魔灵枪,一把名副其实的高阶圣物武器,这把武器无论是等级,还是说品阶,在整个大千世界,都可以说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。”

此话一出,许多人也是放下手中的动作,同时看着两个包厢,这可是不多得的好戏,自然也是不愿意就这么错过。

这名灵品天至尊巅峰强者也是被气的咬牙切齿,当即一巴掌拍在桌上道:“谁,你是谁,有种自曝名讳,否则,老夫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血灵子眼睛一转道:“听到了,老夫乃是仙品天至尊强者,李秋凤,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,不然,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“李秋凤?”

灵品天至尊愣了愣神,旋即大声叱喝道:“你特么放屁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叫李秋凤的仙品天至尊,你在这里糊弄傻子呢?”

“呦呵,让你发现了,怎么着,你还不服啊?”

这林子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看来这个老家伙不是个傻子嘛,随便说一个名字他都能想起来的话,那该说不说,这个老家伙的脑子确实是不管用的。

不过就是这样的话,也是令这名灵品天至尊强者气得浑身颤抖。

他身为一代巅峰强者,今日竟然会被一个小辈如此侮辱,这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接受吧。

“好啊,我倒想看一看你身后有何实力,但这一次拍卖会结束以后,老夫定然将你抽筋拔骨!”

“哼!”

随着他的放弃,这卷风语咒也是成功的落在了血神族族长血灵子的手中,但是血灵子却是依旧不慌不忙,若是在以前拍卖会上的话,他或许不会这般嚣张,但可别忘了这里可是登天阁呀。

登天阁内任何人都不准窥探别人的身份以及隐私,而血灵子就恰恰利用这个空隙对待那些人。

雅妃用力的敲响手中的拍卖锤,宣布这卷风雨咒的归属者。

第四件拍品是一件武器,那是一个类似于长枪一样的武器,长枪表面,黑色纹路密布其上,能量宛如水波一般,不住的流淌着,黑气袅袅升起,将之印衬得颇具几分阴森气息。

让人见到了,也是有一种被剥离体内灵力的感觉。

“这是,高阶圣物武器?”

其中一名强者看出这把武器的等级,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缩,没想到登天阁第四件拍品竟然是一把高阶圣物武器,那可是仅次于准绝世圣物武器的存在呀。

这种武器哪怕是灵品天至尊都不一定能够拥有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,高阶圣物武器之上就已经算得上是极为珍贵的存在了,能够得到无疑不是痴人说梦。

如今看到登天阁拿出来进行拍卖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深深的的骇然之色。

不愧是登天阁,果然名不虚传啊。

雅妃轻声介绍道:“此物名为魔灵枪,一把名副其实的高阶圣物武器,这把武器无论是等级,还是说品阶,在整个大千世界,都可以说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。”

此话一出,许多人也是放下手中的动作,同时看着两个包厢,这可是不多得的好戏,自然也是不愿意就这么错过。

这名灵品天至尊巅峰强者也是被气的咬牙切齿,当即一巴掌拍在桌上道:“谁,你是谁,有种自曝名讳,否则,老夫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血灵子眼睛一转道:“听到了,老夫乃是仙品天至尊强者,李秋凤,你若是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,不然,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“李秋凤?”

灵品天至尊愣了愣神,旋即大声叱喝道:“你特么放屁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叫李秋凤的仙品天至尊,你在这里糊弄傻子呢?”

“呦呵,让你发现了,怎么着,你还不服啊?”

这林子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看来这个老家伙不是个傻子嘛,随便说一个名字他都能想起来的话,那该说不说,这个老家伙的脑子确实是不管用的。

不过就是这样的话,也是令这名灵品天至尊强者气得浑身颤抖。

他身为一代巅峰强者,今日竟然会被一个小辈如此侮辱,这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接受吧。

“好啊,我倒想看一看你身后有何实力,但这一次拍卖会结束以后,老夫定然将你抽筋拔骨!”

“哼!”

随着他的放弃,这卷风语咒也是成功的落在了血神族族长血灵子的手中,但是血灵子却是依旧不慌不忙,若是在以前拍卖会上的话,他或许不会这般嚣张,但可别忘了这里可是登天阁呀。

登天阁内任何人都不准窥探别人的身份以及隐私,而血灵子就恰恰利用这个空隙对待那些人。

雅妃用力的敲响手中的拍卖锤,宣布这卷风雨咒的归属者。

第四件拍品是一件武器,那是一个类似于长枪一样的武器,长枪表面,黑色纹路密布其上,能量宛如水波一般,不住的流淌着,黑气袅袅升起,将之印衬得颇具几分阴森气息。

让人见到了,也是有一种被剥离体内灵力的感觉。

“这是,高阶圣物武器?”

其中一名强者看出这把武器的等级,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缩,没想到登天阁第四件拍品竟然是一把高阶圣物武器,那可是仅次于准绝世圣物武器的存在呀。

这种武器哪怕是灵品天至尊都不一定能够拥有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,高阶圣物武器之上就已经算得上是极为珍贵的存在了,能够得到无疑不是痴人说梦。

如今看到登天阁拿出来进行拍卖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深深的的骇然之色。

不愧是登天阁,果然名不虚传啊。

雅妃轻声介绍道:“此物名为魔灵枪,一把名副其实的高阶圣物武器,这把武器无论是等级,还是说品阶,在整个大千世界,都可以说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。”

不想错过《斗破:开局拍卖青莲地心火》更新?安装新天禧小说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

放弃 立即下载
目录
新书推荐: 弱水三千,吾要一缸 我 妖精 受气包[穿书] 一梦三世 怀崽300年间我在魔界恃肚横行 我做的菜巨无敌好吃[系统] 虫族之上将 张灯结彩 刀光默影 救赎美强惨反派[穿书] 我是孩子他爹!
返回顶部